搜尋文章

6.2.15

【人情味專訪】李逸朗的五味回憶

李逸朗近期熱爆網絡,網友們都討論他重新演繹的經典金曲──《傻女》,就連最近與餓底飯聚的話題,亦離不開「傻女李逸朗」。

筆者是音樂外行,不懂評論,但如果將之轉化成飲食,反而想到一個比喻:一首歌好與壞,全屬個人感受,就如味道一樣,各有所好。

透過《Fly Me To The Earth》專輯中的每首歌曲,與大家分享一些屬於他的經歷與感受,筆者亦希望透過這次的飲食專訪,讓大家以另一個角度,從「心」認識他──他的名字叫李逸朗。

撰文攝影:見習校對
場  地:創動力媒體
鳴  謝:李逸朗提供部份珍貴照片

對於五味,有說是甜酸苦辣鹹,但在中醫角度,則多數指酸甘苦辛鹹。若要概括人生五味,筆者則定位為:甜、酸、苦、辣,以及人情味,且讓李逸朗(Don)親自剖白……
李逸朗(Don)記性極佳,他接受《子程扮熟》訪問時,就連幾歲的經歷亦可細仔道出,由他親身剖白人生五味經歷,最適合不過。(圖左是《子程扮熟》節目主持人──甄子程)
大家好!我是Don(李逸朗)。

五味令我第一時間想起「甜酸苦辣鹹」,尤其鹹味更是跟我息息相關。因為每天早上起來,定必空肚飲一杯鹽水,當作個人保健。這是我在網上看到的偏方,用陰陽水──隔夜攤涼的開水與早上剛煲沸的熱水混合,再加少許鹽,據講有助排毒及人體吸收,現在已成為我每日習慣。

一向沒有特別飲食習慣的Don,只因為近年在網上看到一個偏方──早上空肚飲用以陰陽水混合的鹽水,自此,這杯鹽水便成為每日生活一部份。
回歸正題所指的五味,首先講的是甜味。

其實我本身偏愛蜜糖,所有用蜜糖做的菜色,例如蜜糖雞翼、蜜糖腸……都是我食之不厭的美食。不過,要數人生中最難忘的甜味,一定是大菜糕。

讀小學的時候,每逢小息也有個嬸嬸在學校鐵絲網外賣大菜糕,而每個也做到像雞蛋差不多大小,剛好可以穿過鐵絲網,一元有交易,當時最喜歡與同學買來吃,感覺好開心!到長大之後回想,覺得原來快樂好簡單,只要可以跟好朋友一齊分享,無論吃甚麼都會特別好味、特別甜!

Don坦言注重用餐的氣氛,與好友相聚,亦特別吃得開懷。
酸的回憶同樣發生在小學時期,是因為檸檬糖。

不是現時大家在零食店買到的超酸檸檬糖,而是外形像檸檬的香口膠,通常在士多或學校小食部有售,我還記我五毫子有三粒呢!不過,現在好像已找不到了!檸檬糖之所以帶給我酸的經歷……唉……因為小學的時候,家人每日也給我幾元用來買早餐,但我當時為了留錢於放學後到文具店抽「噹噹」,每日早餐只吃三粒檸檬糖、一包童星點心麵或媽咪麵便算,非常節儉!可惜,有一日被家人發現,當日的零錢全數沒收,沒有早餐更不能抽「噹噹」,當時心酸到眼淚直流!

一杯清清淡淡的茶,Don覺得既可令人心安,亦可讓人感到快樂,問題只在於自己想法如何。
我對味道要求隨意,就算不喜歡吃榴槤,但也不會感到討厭。平時就算吃一些苦味的食物,亦不會太抗拒,不過,有一頓晚飯,卻令我深切體會「苦」的滋味。

曾經,我和一位女孩子情投意合,大家雖然沒有說出口,但有默契知道對方的情意,但當時我剛剛開始到北京發展,生活非常不穩定,每天都要等開工,所以,雖然自己好喜歡她,但是,我知道自己無法作出任何承諾,不想浪費她的時間,所以,亦心中有數這次是我和她的最後晚餐。

當晚,我跟她在一間日式居酒屋食串燒,居酒屋的氣氛理應是輕鬆、快樂,可是,我與她卻無法融入,只是整晚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,而每一口食物,味道都是苦的,這種苦不是純粹味道上的「苦」,還有「辛苦」和「痛苦」!尤其是當兩個原本好有默契、又互相喜歡的人,卻突然要「扮」普通朋友,明明近在眼前,但感覺卻遠在天邊,感覺極無奈。

熱愛旅遊的Don,每次到外地總會「膽粗粗」四出品嚐當地美食。
說起令我最難忘的辣味,定非墨西哥辣椒莫屬!大約八年前,有個朋友在上環開了一間墨西哥菜,他知我一向愛挑戰,於是問我會否一試全世界最辣的辣椒──墨西哥辣椒,當時,看到這粒只有五元硬幣大小的鮮橙色辣椒,心裡面只道:「痴線!」跟住,二話不說成粒放入口,嘩!辣到呢!即時感到自己嘴唇腫起來!記得有人話過可用凍鮮奶解辣,立即飲一杯,怎知,嘴唇竟然更腫,簡直可以用「孖潤腸」形容!嘴唇足足腫了一日,最搞笑是腫到連講說話也會流口水,非常慘烈!在此奉勸大家:解辣不是飲凍鮮奶,正確是用暖水解辣!

講到人情味,真是點滴在心頭!因為這是一種難以形容,卻又令人難以忘懷的味道。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人情味美食,是枝竹羊腩煲與白灼蝦,亦是我人生中最喜歡的菜色,而且,兩者是不能分開的。

記得祖母當時會幫隔離鄰舍照顧小朋友,做保母賺錢,所以,當時我家裡經常有許多小朋友。而每逢冬天做節,一定有枝竹羊腩煲和白灼蝦,但我當時是眾多小朋友之中,年紀最小一個,不懂拿筷子,根本沒法在頭輪「搶」到羊腩,而羊腩有限,頭輪「搶」不到就沒有,所以,每次我也只能以枝竹和羊腩汁拌飯,而祖母知道我吃不到羊腩,就會親手去掉蝦殼,將蝦肉給我作為安慰,而原本失落的心靈,也會因為祖母親手去殼的蝦肉而轉為快樂,所以,我一直好懷念!現時,我也有一身去蝦殼的好本領!暫時仍未找到去蝦殼比我更快的人,大約十秒時間便可將原整蝦肉取出,所以,許多時同朋友食飯,整碟蝦由我去殼,兩斤蝦只需幾分鐘便可。

Don之所以加入娛樂圈,是因為想多賺錢醫治祖母,可見祖母在他心目中地位有多重,亦因此,祖母烹調的菜色,亦一直令他念念不忘。
祖母在我心目中是一位入廚高手,她年輕時曾為外國人當家傭,更會負責煮早餐,再加上我的伯父「行船」,經常將一些外地的食譜、調味料帶給祖母,所以,她煮西餐好厲害!亦相信不會有人可以代替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!可惜,當時祖母不肯將廚藝傳授給我,因為,她說:「要努力賺錢,娶個好老婆之後,廚房的事便由老婆代勞,不用費心。」不過,現在要賺錢已經不容易,更莫說是娶一個願意煮又煮得好的太太了!

幸好我自己也略懂烹調,平時會蒸排骨、肉餅,又會做生蝦,亦間中煮一個簡單的肉醬意粉,味道都算不差。至於女朋友……暫時不敢強求,會來的始終會來。


後記:

李逸朗(Don)是一個口味隨意的人,就算不喜歡榴槤的味道,亦只是不會主動吃,但亦不會討厭得掩鼻逃跑。而且,他亦是一個「勇」字掛心口的人,只要是吃得入口的食物,都會一試!


從飲食態度可以了解一個人,只要細意咀嚼他的五味經歷,就會明白究竟李逸朗到底是何許人。

搜食狂人呼籲:本文由人情味角度出發,與大家分享受訪者的飲食回憶及感覺,內容純屬個人主觀。如對本文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意見,歡迎到《搜食狂人》的Facebook粉絲專頁(網址:http://www.facebook.com/fooddiscuss.fans)留言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